春节的诗意与情怀
2017-01-28 08:50:55  发布者:宣传部  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  作者: 】 浏览:2930

祭灶、贴春联、放鞭炮、守岁、拜年……如此丰富的年俗活动,孕育了中国春节特有的“年味”。古人过年,不仅仅是过年,而是通过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,表达自己的感激与祝愿。当我们去读古人笔下的那些诗文,去细细品味,虽然时代久远,却依然能产生一种情感的共鸣。

  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 王安石的这首《元日》,成为千百年来最脍炙人口的春节之诗,正是因为他在写人们习俗的同时,写出了人们对春节本身所寄寓的期望——除旧迎新、吐故纳新、万象更新。

  天地风霜尽,乾坤气象和。历添新岁月,春满旧山河。
  梅柳芳容徲,松篁老态多。屠苏成醉饮,欢笑白云窝。

  叶颙的这首《己酉新正》,以开阔的情境为始,铺展开一张雄浑浩大的画卷,而将新年的新与春,最终融化在天地之间人们的欢乐笑声之中。

  天地的新气象,也是人们新气象,天地的盎然春意,也是人们的勃勃生机。“愿得长如此,年年物候新。”(卢照邻《元日述怀》)诗人们不厌其烦地在诗中词中书写新春的景象,所透露出的,是人们对生命与希望的美好愿景,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写照。

  新年的热闹,最容易唤起人们对家人、对故乡的感情。而对于远在异乡的游子来说,更是一种煎熬与难言的孤寂。

  旅馆寒灯独不眠,客心何事转凄然。
  故乡今夜思千里,霜鬓明朝又一年。

  除夕之夜,家家团圆,而高适却远离故乡,身居客舍。窗外是灯火通明的欢聚,窗内却是自己一盏寒灯的凄冷。诗人遥想千里之外的家人恐怕也思念着自己,正如自己绵绵不绝的相思。

  薛道衡则将自己的思念,表达得更为含蓄。

  入春才七日,离家已二年。
  人归落雁后,思发在花前。

  这首诗题为《人日思归》。人日,也就是正月初七,在古代传说中,女娲造人,在造出了鸡狗羊猪牛马之后,于第七天造出了人,因此将正月初七称为人日。所以薛道衡说“入春才七日”。离开家已有两年之久,诗人显然格外想家,春花未发,而思归之念已动。

  游子他乡思归,这种情感亘古不变。戴叔伦在除夕之夜宿于旅馆,感慨“一年将尽夜,万里未归人。”(《除夜宿石头驿》)来鹄除夕感受到的也是无尽思念,“事关休戚已成空,万里相思一夜中。”(《除夜》)这些游子的思念历经岁月冲刷而不曾褪色,成为民族情感的一种深沉积淀。每逢月圆,每逢佳节,倍思亲。

  除夕之夜,守岁迎新。守岁的习俗由来已久,据西晋周处《风土记》记载,“蜀之风俗,晚岁相与馈问,谓之馈岁。酒食相邀为别岁。至除夕,达旦不眠,谓之守岁。”在除夕之夜,新岁旧岁相交替,家人团聚一起吃年夜饭,点灯围坐闲聊,等待新的一年到来,这就是守岁。

  苏轼曾有诗写到这一习俗,他说蜀地有“馈岁、别岁、守岁”风俗,而自己“官于岐下,岁暮思归而不可得”,因此写下了三首诗寄给弟弟苏辙。其中第三首,他这样写道:

  欲知垂尽岁,有似赴壑蛇。修鳞半已没,去意谁能遮。
  况欲系其尾,虽勤知奈何。儿童强不睡,相守夜欢哗。
  晨鸡且勿唱,更鼓畏添挝。坐久灯烬落,起看北斗斜。
  明年岂无年,心事恐蹉跎。努力尽今夕,少年犹可夸。

  在这首诗里,苏轼一开始就先表示过去的这一年好像一条“赴壑蛇”,已经匆匆溜走只剩下一个尾巴,守岁是守不住的。而儿童们强撑着不睡觉彻夜欢闹着,他却有着更为复杂的感受:害怕时间的流逝,害怕到请求报晓的雄鸡不要鸣唱、报时的更鼓不要打响。这样一种感受,想必是人人都曾感受到的。但当苏轼看着烛火燃尽,他更想到的,是不要虚度岁月,“努力尽今夕,少年犹可夸”,珍惜年华,努力奋斗,不要让志向和抱负付诸东流。

  除旧迎新。宋人席振起有诗言“三十六旬都浪过,偏从此夜惜年华。”古人守岁,见旧岁逝去新岁到来,既有对未来的希望,也常有年岁流逝之叹。不过在这种慨叹之中,更多的人与苏轼一样,表现出对生命的珍惜、对光阴的珍爱。

  当然了,春节带给人们的,更多的是欢乐和喜庆。杨缵的《一枝春》,就描述了当时人们除夕欢庆的盛况,被认为是最好的除夕词:

  竹爆惊春,竞喧阗、夜起千门箫鼓。流苏帐暖,翠鼎缓腾香雾。停杯未举,奈刚要、送年新句。应自赏、歌字清圆,未夸上林莺语。
  从他岁穷日暮。纵闲愁、怎减刘郎风度。屠苏办了,迤逦柳欺梅妒。宫壶未晓,早骄马、绣车盈路。还又把、月夜花朝,自今细数。

  除夕这般热闹,正月初一也是如此。“邻墙旋打娱宾酒,稚子齐歌乐岁诗。”(《元旦试笔》)陈献章的这首诗,就是描绘了当时欢庆佳节的情景。据宋代吴自牧《梦粱录》记载,这一天,南宋都城临安,街道上热热闹闹,男女老少都穿着新衣往来相互祝福庆贺,不论贫富,家家饮宴,笑语喧哗,竟日不绝。

  中国的传统节日,感自然节律而起,孕人文精神而丰。春节在岁月长途的跋涉中,不断承载着中华民族对生命的渴望、对未来的憧憬、对美好的向往。春节这样一个根植于历史文化的传统节日,已然融化在我们的血液之中,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它所蕴含的民族情感与人文精神,也持续不断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,潜移默化,而生生不息,成为一个民族的文化象征。(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施希茜)




Tags:春节的诗意与情怀 责任编辑:宣传部
】 【打印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正月说“正” 下一篇鸡年趣话

主办:中国共产党安庆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安庆市监察委员会
地址:中国安徽安庆市东部新城综合写字楼东辅2楼 邮编:246005
备案号:皖ICP备10006060号-1
皖公网安备 34081102000042号
技术支持:安庆热线